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社会 > 正文

宿迁最美: 她收养了5名弃婴,培养出3个大学生

微信截图_20190304094918.png

30年来,她将脑瘫弃儿视为亲生儿子,口对口喂饭将他养大。她还收养了4名被遗弃的女孩,努力培养她们成材,3个人成了大学生!

在宿迁市宿城区隆城香堤小区,现代快报记者见到了今年68岁的费存侠。个子矮矮的,走起路来一瘸一拐,然而就是自己生活都很艰辛的她,共收养了5名弃婴。如今,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,费存侠却说“她们好好的就行,我不求回报”。

收留的第一个孩子,是脑瘫患儿

“永前,该吃饭了。”2019年1月4日,费存侠在家中给大儿子罗永前喂饭。她将一碗温热的粥放在床边,将被窝里儿子的脑袋扶起来,靠在枕头上,随后口对口将粥喂到罗永前的嘴里。“别的方法没用。用勺子喂粥会从嘴里漏出来,用吸管、奶瓶喂,他没几次就给咬坏了。”费存侠告诉记者,30年来,她就是用这种方式将儿子养大。

罗永前是一名脑瘫患者。他不会说话,不会走路,只能一直瘫在床上。人们都说,如果不是费存侠夫妇好心收养,罗永前很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。

记者了解到,费存侠12岁时,不小心摔伤导致胯骨处生疮,由于治疗不及时落下了残疾,个头也仅长到1.48米。费存侠结过两次婚,第一段婚姻,因丈夫沉迷赌钱而告终。37岁时,费存侠遇上了现在的丈夫罗旭良,当时由于岁数偏大了,两人一直没有孩子,这也成了费存侠的一个心结。

1988年夏天,费存侠和罗旭良结婚不久,婆婆在宿城区洋北镇的村间地头,看到了一个被遗弃的男婴,大约有1岁。当时天气炎热,小婴儿手脚别扭地交叉在一起,浑身都是被蚊子叮咬的大包。婆婆将孩子带回家清洗、喂养,后来因为体力不支,费存侠就抱过来养了起来。经过医生诊断,孩子是严重脑瘫,亲友们纷纷反对费存侠收养这样一个“累赘”。费存侠却百般不忍心:“这可是条小生命啊!”

费存侠两口子给孩子起名叫罗永前。随着时间推移,大家发现,罗永前的问题越来越多。他不仅一直不能说话和行动,还常常休克,症状是咬牙、发抖、昏厥,每天发作四五次。

到了七八岁时,罗永前开始排便困难,需要有人将他架起来,用开塞露等东西帮助排便,事后还要清洗。他还常常尿湿被子,费存侠就一直给他用尿不湿。夏天罗永前热得浑身是汗,两口子便将他架到木桶里洗澡,每天至少一次。

为了能及时照顾这个虚弱的孩子,费存侠两口子一直让罗永前跟他们挤在一张床上,半夜听到他“呜呜”地出声,就是他哪里不舒服了。

30年的辛苦照顾,让费存侠对这个孩子越发怜爱。“他从来没喊过我一声‘妈妈’,但我从心里一直把他当儿子。”

看不得孩子没人管,又收养了4个

1991年冬天,费存侠的丈夫罗旭良在鱼塘旁捡到一个七八个月大的女婴,“脸冻得青紫,衣裤上都是排泄物。”两口子暂时将孩子养在家里,通过当地媒体帮她寻亲,但始终没人认领。费存侠决定收养她,起名罗玫(化名)。

1995年春天,费存侠的婆婆在赶集的路口,捡到了一个被遗弃的女婴。孩子已经有1岁多,能跌跌撞撞地走路了。婆婆将孩子带回家,由费存侠照顾。由于一直寻不到女婴的家人,费存侠决定将她留在身边,起名罗琳(化名)。

1998年春天,费存侠出门时,路过一处桑树地,听到里面有微弱的哭声。她顺着声音找过去,发现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女婴。“脐带还没剪掉,整个人都裹在破棉袄里。”费存侠连忙将身上的褂子脱下来,将孩子连同脐带包起来,带回了家,起名罗言(化名)。

费存侠的母亲也曾收养过一个弃婴,名叫费红(化名)。2002年,费红长到9岁时,费存侠的母亲去世了,费存侠不忍心这么小的孩子没人管,也接了过来。

为了照顾这些孩子,费存侠晚上常常睡不足觉。买奶粉、买尿布、看病,都是不小的支出。为了毫无血缘的孩子,投入这么多财力和精力,街坊邻居对她的行为很不理解,觉得“傻”。有人劝她,本来日子就过得不宽裕,接二连三收养了这么多孩子,不怕受拖累吗?费存侠却觉得,能碰上是缘分,“我看不得孩子没人管。”对于以后,她不愿想那么多:“慢慢过嘛,总会熬过去的。”

吃的穿的,都优先留给孩子

“这些年来,她没给自己过一次生日。”费存侠的丈夫罗旭良话很少,但能看出他对妻子的心疼。罗旭良告诉记者,费存侠对这些孩子格外怜爱,从小到大,哪个孩子犯了错,她也不舍得打一下,骂一句,吃的穿的,都优先留给孩子。

罗旭良退休前当保安,费存侠摆摊卖小吃,两人的收入一直不高。收养孩子之后,生活更加拮据。多年来,费存侠没舍得给自己买一件新衣服,穿的都是别人送她的旧衣。“孩子上学期间,不能穿太破,得先紧着她们。”

有段时间,全家只靠丈夫一个人微薄的收入生活,捉襟见肘。“很多情况有苦难言,我哭了好多次。”费存侠说,但是她“从没有后悔过”。

3个孩子上了大学,她说不求回报

“平时奶奶吃得很简单,我回到家,她才舍得多做一些菜。”“以前每次生病,她都急着带我找医生……”在罗言的记忆里,费存侠对她的好太多太多。由于罗言年纪小,费存侠一直让罗言喊她“奶奶”。这个“奶奶”,也成了罗言最亲的人。

让罗言始终感激的是,别家有的孩子中学毕业,早早就打工赚钱去了,费存侠却坚持让她们继续读书。“家里条件再差,她也坚持要送我们念大学。”如今罗言正在读大学二年级,“没有奶奶,我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儿呢!”

除了罗言,罗琳和费红都顺利读完大学,如今已结婚生子。“我文化水平不高,我知道读书的重要性,这是她们的出路”。费存侠收养孩子,似乎从没想过“回报”的问题。她从不刻意隐瞒孩子的身世,每个孩子从记事起,就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。“没想过将来他们会不会孝顺,我养他们不是为了有所回报的。”

看着孩子们渐渐长大离家,陆续组建自己的家庭,费存侠除了不舍,更多的是欣慰。“只想她们能好好过一辈子。”如今最让费存侠放心不下的,是躺在床上的罗永前。她和丈夫岁数大了,照顾罗永前越来越吃力。“走一步算一步,只要我还能动,就要照顾他。”


0

下一篇:“见义勇为反被刑拘”?警方最新通报:检方认定正当防卫,不起诉!

上一篇:王昊在宿迁经济技术开发区调研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